中国被抬进联合国的代价究竟有多大?(转载)_泓泾渔夫的博客_少昊金氏世界
首页
到顶部
到尾部
泓泾渔夫的博客

中国被抬进联合国的代价究竟有多大?(转载)

时间:2013-6-29 21:43:21  作者:  来源:  查看:175  评论:0
内容摘要:二  中国被“抬进联合国”的代价究竟有多大? 拙作《给商务部、外交部上节外交常识课》一文刊出后,收到一位署名“大学退休教师”的一封信。信中他教诲说:...

二 

 

中国被“抬进联合国”的代价究竟有多大?

 

拙作《给商务部、外交部上节外交常识课》一文刊出后,收到一位署名“大学退休教师”的一封信。信中他教诲说:

    “老弟,做人不能忘本啊!如果不是毛主席带领中国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中国有今天的太平盛世吗?如果不是毛主席在中国最困难的时候搞了两弹一星,美国能不象欺负伊拉克阿富汗一样欺负中国吗?如果不是毛主席、周总理的伟大外交政策感动了亚非拉兄弟,硬把中国抬进联合国,中国有今日的国际地位吗?”

“做人不能忘本啊!”说得太好了。做人确是不能忘本的。这也是普世价值:这世上有人要感恩上帝,有人要感恩苍天,有人要感恩父母……当然,也有人感恩领袖的——四十五年前咱上小学时,学会的第一首歌就是:“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您的大恩大德永远记在心!”去年下半年,外甥孙女上一年级了,翻开她的课本一看,仍是“吃水不忘挖井人,时刻想念毛主席!”

三个“如果不是”就似乎更在理:如果不是毛主席推翻三座大山,今天的大陆人民就要象台湾人民一样水深火热了;如果不是毛主席当初弄了“两弹一星”,今天的中国就很可能成为美帝的殖民地或第五十一个州了;当今中国大陆,荣获38个国家护照免签待遇(大多是东南亚、太平洋岛国和一些亚非拉穷兄弟的),在98个国家排行榜中位列第88位。如果不是毛主席、周总理的伟大外交政策感动亚非拉兄弟,硬把中国“抬进联合国”,就极可能成为倒数第一名了。

听了“大学退休教师”的一番话,咱突然明白为什么朝鲜人民如此热爱他们“万民的天”、“人类的太阳”、“地球守护神”金日成了——国土只及中国零头,人口与中国一个超大城市相当,竟也弄了“两弹一星”。更牛逼之处在于:人家可不是花费天文数字的金钱、物资雇亚非拉兄弟们“抬进联合国”的,而是一毛不拨的情况下被恭恭敬敬请进联合国大门的。

篇幅所限,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和金太阳的英明神武这里就不多谈,重点聊聊“抬进联合国”的话题——一直以来,经常闹着要唱语录歌、跳忠字舞的毛迷们一谈到“非洲黑人兄弟和中小国家用轿子把我们抬进联合国的”的荣光,便津津乐道、神采飞扬、眉飞色舞……而一些极擅长谈大国外交的大学者们呢?也极是语重心长地教导人们: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通过慷慨无私的国际主义对外援助,获得了政治的、国家安全方面的回报。其中最光辉的政治回报,就是毛主席所说:‘非洲黑人兄弟和中小国家用轿子把我们抬进联合国’。所以,毛主席、周总理的伟大外交政策和外交成就绝不能否定啊。”

领袖们的伟大外交政策和外交成就当然“绝不能否定!”否则,乌有之乡的革命群众朝你舞拳头吐口水扔石头砸砖块事小,动摇党基国本天下大乱事大。这一点同志们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坚决与我党保持高度的一致。

但,为不让世界再嘲笑咱中国人弱智,对中国被“抬进联合国”的成本评估一番,再对其得失讨论讨论,却极有必要。基于此,下面就言归正传——

上过初中的人大概都会了解这段历史:1840年到1949年的一百多年间,神州大地一直笼罩在硝烟弥漫中。这一百多年,也是中国历史上最惨烈、百姓最饱受战火蹂躏的阶段之一。尤其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十多年间,惨烈的战争给百姓带来的灾难堪称惨绝人寰。给国民生产力带来的破坏则是空前的。

这个国家太需要没有战争的详和,这个国家的百姓太需要休养生息的环境了!因而,当1949101日天安门城楼上传出一声拖长的湖南腔:——“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时,举国上下欢声雷动,无数人泪下激动泪水:终于告别战争的灾难了,终于用机会疗治百年战争创伤了……对未来寄予无限期望的大文人胡风更是夜不能寐,含着热泪写下长诗——《时间开始了》。其中第一乐章叫“欢乐颂”。

然而,“时间开始”了,却不是“欢乐颂”的开始,而是一场新的悲剧拉开了帷幕——1950625日朝鲜战争暴发,满目疮痍、百废待兴、极需外援支援的“新中国”,再次迎来一场大规模的、时达三年之久、耗资七万亿人民币、百万中国男儿血洒异国他乡的“抗美援朝”战争。……

祸不单行,几乎是同一时间,昔日的“属国”——南边的越南,北边的蒙古,都向“地大物博、人口众多”的天朝上国伸出可怜兮兮的双手。稍后,巴尔干半岛上的“山鹰”——阿尔巴尼亚,也来个鲲鹏展翅九万里飞临中国上空,发出凄厉的长啸要求中国巨人施肉喂食……

“同志加兄弟”的求助请求,让刚从战争废墟中站起、身着开花烂棉袄、裤腰带紧勒的中国巨人有些尴尬,内心深处又很有些天朝上国面子……面子最终战胜了尴尬。于是便决定义无反顾、义不容辞地发扬国际主义精神。凭着“人多力量大”和“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也就很快满足了小兄弟们的请求。

中国巨人的乐施好善感动了世界。同时,也让更多亚非拉小兄弟动了心思。人们便争先恐后伸出“友谊”之手。随之,“要求中国提供”、“请求中国援助”、“请求我给予”、“要求我援建”、“要求我派”的电报和信函,雪片般飞落中国外交部和总理办公室。遵照最高领袖“你的事就是我的事”的指示精神,中国政府对求助者是来者不拒。一句话:宁愿自己喝粥,也要让“兄弟们”吃上肉。于是,一场更声势浩大的、遍布世界各地的、只讲友谊“绝不谈条件”的“大国援助外交”正式拉开帷幕。

据外交部解密档案显示:1976年以前,中国总共向朝鲜、越南、阿尔巴尼亚等110多个国家和地区提供过大小不一的经济援助。(详看腾讯《今日话题》——“对外援助六十年”)。援助支出总额究竟多少?至今仍是个谜。以越南为例,从1950年开始截至1978,中国援越物资的总值超过200亿美元(详见“对外援助六十年”)。

毛领袖当国二十七年间,中国的援助外交究竟到了何种地步?为避免面面俱到耗费看官更多时间,下面,透过三个部分,感受一下三十多年前的“大国援助外交”何等的怵目惊心,何等的荒诞绝伦。

 

一、数千亿巨资买三个“仇人”的故事

 

1)朝鲜——一只永远喂不饱的白眼狼

“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国援助最多的国家分别是朝鲜、越南和阿尔巴尼亚。这三个国家后来也成为中国外交史上的永远心头之痛。

文章写到这里时,再次发生朝鲜巡逻艇在中国海域挟持中国渔船索要60万的新闻。那么,就先谈被网民称之“永远喂不饱的白眼狼”的朝鲜吧。

19506月中国卷入朝鲜战争。在战争开支高达7万亿人民币(旧币)、无法承受如此巨额开支的情况下,只好举债支付战争费用——举国上下发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自愿捐款,捐飞机大炮”的“爱国义捐”运动。诚然,在绝大多数国民都喝粥的情况下,仅靠“义捐”是远远不够的。于是,只好向“苏联老大哥”举债56.76亿卢布(其中军事贷款43亿卢布),加上利息5 亿卢布,总共约62亿卢布(数据源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第二卷。》。

苏联贷款之事,一直让很多中国人忿忿然、耿耿于怀——抗美援朝之初,咬着大烟斗的斯大林大叔当着中国同志之面大手一挥:“这一仗我打定了!中国出人,苏联出武器!”结果呢?这个承诺,就像十月革命后“苏维埃政府决定把沙皇政府从中国人民那里掠夺的一切中国领土交还给中国人民”宣言一样,理所当然打了水飘:56.76卢布本金按期偿还,利息也是张艺谋的电影——“一个都不能少!”

与“苏联老大哥”锱铢必较的“无私援助”相比,中国小弟实在太喜欢发扬“国际主义风格”了——三年朝战期间,中国除了举债支付庞大的战争支付外,还向朝鲜无偿提供了总值人民币7.2952万亿(旧币)的战争急需品和生活必需物资。“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的195311,金日成访问中国, 中朝兄弟又弄了个经济文化合作协定——慷慨无比的中国大哥不仅将战时费用一笔勾销,还无偿赠送朝鲜兄弟8万亿元人民币(旧币)。并派出数千工程技术人员帮助朝鲜进行战后恢复重建。(详见腾讯每日话题《对外援助六十年》)

然而,这只是无底洞的、噩梦式“援助外交”的开始:1959年至 1962,在无数百姓敲着“凤阳花鼓”去讨乞、唱着“走西口”出去讨荒的最困难时段,中国仍以无息贷款方式为朝鲜承担了纺织厂、轴承厂、糖厂、热工仪表厂、继电器厂、电子管厂、无线电零件厂等29个成套项目。(详见《对外援助六十年》

让你更崩溃的还在后面:1960105,周恩来接见朝鲜副首相李周渊,又拍板给朝鲜10万锭的棉纺设备和一大批物资。此时的周恩来不仅是中国人民的“好总理”,更是朝鲜人民的“好总理”——他忘记了中国目前已经陷入举国大饥荒之中,十分周全地向朝鲜同志建议:“先上既快又短的项目,并同意分4年贷款4.2亿卢布。至于偿还期限,能还就还,不能还也可以延期,推迟10年甚至20 年也未尝不可。等后代还也可以”。

好一个“等后代还也可以!”

然而,中国的慷慨援助却永远难满足朝鲜同志的革命胃口:1962,朝鲜要求中国帮助建纺织厂。为满足朝方急需,中国将自己建成尚未使用的邯郸第三、第五纺织厂的设备全套拆往朝鲜;1970 年,签订中国给予朝鲜无偿军事援助6亿元的协议,并提供石油15万吨;1972年,再予以石油140万吨;为了更方便向朝鲜供应石油,1972年,开始为朝鲜修建输油能力400万吨的输油管道。同时,还援建了20万千瓦火电厂、平壤地铁等项目。(详见《对外援助六十年》)

1950年开始到毛泽东逝世,中国究竟给了朝鲜多少援助?只有天晓得!

 

2)越南——湄公河巨鳄的血盆大口

毛时代,中国的对外援助中,对“同志加兄弟”的越南援助时间最长,数额最大。当然,也是第一个与中国老大在战场上刀枪相见的“兄弟国家”。

1950515,中国向越南支援2000 吨大米。1950年至1954,提供1.76亿人民币的援助。19557月胡志明访华,赠送越南8亿元人民币。并提供设备、物资,恢复交通设施、尤其是铁路交通,派遣专家、顾问,接收近千越南实习生等。同年,在本国大米供应极为紧张的情况下,再援助越南3万吨大米,300吨面粉。另外,还给越南5吨葡萄干、1130箱酒,以及粉条、香烟、中成药、医疗器、电炉、轮船、电话机、卡尺、灯泡等等一批物资。

而在自身农业技术十分落后的情况下,中国还为越南提供农业援助,项目从农作物栽培、选种育种、病虫害防治,到建兽医院、家畜防疫药剂制造厂、火柴厂、加固水坝等,还包括10个碾米厂、两个汽油库。(详见《对外援助六十年》)

一句话:越方是无所不要,中国是无所不给。象疼爱独生子一样对越南兄弟呵护关怀备致!

再看一则惊心动魄的一列数据:

1962 年夏,仍处于三年大饥荒中的中国,又决定给向越南无偿提供可装备230个步兵营的武器。1971年中国与越南签订的无偿援助协议共7,援助数额达36.1亿元人民币。1972年中越签订中国向越南提供经济、军事物资援助的协定,确定中国无偿援助越南27.98亿元人民币。1973年中越签署7笔包括一般物资、军事装备、成套项目和现汇在内的无偿援助协定,折合人民币 25.39亿元。(详见《对外援助六十年》)

截至1978,中国援越物资的总值超过 200亿美元,包括足够装备陆、海、空军二百多万人的轻重武器、弹药和其它军用品,成百个生产企业和修配厂,三亿多米布,三万多辆汽车,二百万吨汽油。帮越南铺设三千公里以上的油管。修建了几百公里铁路,并供应全部铁轨、机车和车厢。最不可思议的是:中国政府还特地给几亿美元外汇“供越南机动使用”——须知,1976年之时,中国外汇储备只有5.8亿美元!(详见《对外援助六十年》)

更要特别提出的是:给越南的所有援助都是不附带任何条件的——绝大部分无偿,一小部分是无息贷款。

中国给的援助实在太多了,到了上世纪70年代末对越自卫反击战时,中国军队发现越军使用的武器都是中国制造,越军装粮的麻袋上印的则是“中粮”!

“血染的风彩”,是敌人用中国赠送的枪炮染红的!

 

3)——阿尔巴尼亚——永远填不饱肚子了巴尔干半岛巨鹰

1954年起至1976年,中国向阿尔巴尼亚提供经济、军事援助折合人民币100多亿元。(详见《对外援助六十年》)

注意了:那时阿总人口才200万,相当于平均给每位国民4000多元(当时中国人均年收入不到100元,广东东莞有的地方农民干一天才8分钱)

毛时代的中国之所以跟阿尔巴尼亚打得火热,缘于中、苏两党打嘴仗、其它“兄弟党”绝对一边倒向苏共的情况下,不惜与苏联闹翻支持中共(仅是舆论上支持而已。)。从此,阿方一直以中国反击“苏修”的大功臣自居。从中国得来的东西,从来没有还的概念——1969年,中国副总理李先念访阿,总理谢胡陪同参观某地,往返途中谈了6个多小时,全是要求援助。李先念问,你拿我们那么多东西打算什么时候还?谢胡竟说根本没有考虑过还的问题。

好一个“根本没有考虑过还的问题!”

阿尔巴尼亚虽然与新加坡一般,只是一个仅有两百多万人的“鼻屎大国家”(李光耀出言冲撞了台湾,台外交部长陈唐山称新加坡作“鼻屎大国家”。),胃口却大得吓人——动辄开口几亿几十亿。纵然到了1970年中阿关系降温之时,阿尔巴尼亚仍要求中国援助32亿元人民币。1974 10月,谢胡写信给周恩来,提出在阿第六个五年计划(19761980)期间,要求中国提供50亿元人民币的贷款。(详见《对外援助六十年》)

而中国呢,对阿的援助总是倾其所有,有求必允:中国帮阿建设纺织厂,而阿自己没有棉花,要中国用外汇替它买;织成布做成衣服后,销路成问题,于是便销往中国。用中国人给的钱做成的东西倒过来赚中国的钱,阿尔巴尼亚创造了世界贸易史上的最大奇迹。

阿共第一书记霍查曾对中国同志说过一句名言:“你们有的,我们也要有。我们向你们要求帮助,就如弟弟向哥哥要求帮助一样。”阿总理谢胡也说:“我们不向你们要,向谁要呢?”

“你们有的,我们也要有!”“我们不向你们要,向谁要呢?”——够牛逼吧?

然而,事实却并不是“你们有的,我们也要有”,而是“你们没有的,咱们也要有!”——阿尔巴尔亚城市马路边的电线杆,都是用中国援助的优质钢管做的。而那时中国国内用的绝大多数是木杆,水泥杆都很少,就更甭说是稀缺的优质钢管了。

“国际主义风格”发扬到这个份上,夫复何言?!

更牛逼、更奇的是:最恨帝国主义的阿尔巴尼亚兄弟,却最喜欢帝国主义的东西。——中国援建了化肥厂,阿方竟不要中国的机器设备,指定要意大利的。象疼儿子一般疼小兄弟的中国于是动用外汇买来意大利的给安装。坏了之后,阿方又提出要中国再从意大利买机器来更换。

如此“国际主义风格”除了毛主席、周总理能发扬得出来,谁能发扬得出来?(毛泽东,周恩来)

中国大哥援助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于是惊人的浪费现象便出现了:中国援助的化肥到处乱堆,任凭日晒雨淋;水泥、钢筋也实在太多了,多得没地方用,于是阿方便用来到处建烈士纪念碑———2.8万多平方公里的国土上竟建了1万多座。

更绝的是:满眼是敌人的阿共领导人为了抵御假想敌的“侵略”,便用中国援助的水泥、钢筋修了50万个地堡!按200万国民计,每4个国民便拥有一座。这些地堡宽5米,高2.5米,壁厚则达到了30厘米,顶部则还要更厚一些。粗略推算,建造这样一座地堡所需的钢筋混凝土,足够建造三到五座小型居民楼。最后,因为最终没有等到“敌人”入侵,便让附近的农民拾到便宜——纷纷作了猪圈。

比天方夜谭的故事还精彩吧?

对阿尔巴尼亚噩梦式的援助,直到19787月中阿两党反目为仇才终止。

为了在中、苏一场毫无意义的嘴仗中寻求一位可怜的支持者,中国竟花费了一百多亿人民币。还不包括其它建设方面的援助。须知,那时中国农民普遍日收入才0.2元人民币左右!

三十五年前100多亿元人民币,按现在的比值,又是多少亿人民币。

1950年开始,中国仅花在朝鲜、越南和阿尔巴尼亚三国的援助究竟是多少?从越南就二百多亿美元来看,换算成现在的人民币,不上万亿也至少几千亿吧?

 

二、救命粮的故事,

 

对中国当代史稍有了解的人都会知道:1959年至1962年,中国大地上发生了时达三年多的大饥荒。整个大饥荒究竟饿死多少人,成为当今中国网民争论最激烈的话题。而为何导致发生如此惊人的惨剧,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绝大多数人只归咎于“放卫星”的失误。然而,随着部分历史档案的解密,人们才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在三年大饥荒的最严重阶段,中国仍然出口太量粮食支援“兄弟国家”。并提供经济援助。

心尖滴血的数字——1960年年底,中国紧急援助阿尔巴尼亚50000吨粮食,以及2100万美元的外汇。援助几内亚10000吨大米,援助刚果5000吨至10000吨小麦和大米。(详见《对外援助六十年》)

在数千万国民生命奄奄一息之时,本应大量进口粮食。然而却相反,竟出口75000吨粮食!这是一种什么“国际人道主义风格”呢?

出口75000吨粮食在今天而言,确是不值一提的数字。然而在每天有成千上万人倒毙于大饥饿面前之时,出口一粒粮食,也要遭天谴的!

好在天不怕地不怕的唯物主义者是不怕遭天谴的。

 

三、无偿、不附带任何条件,远超国力对外援助。

 

1956年和1957,中国无偿赠予柬埔寨800万英镑的物资,由柬埔寨政府自由使用,中国政府不加任何监督和干涉。这是中国对外经济援助不附带任何条件的具体化,此后成为范本。纵观三十五年前中国所有的对外援助,绝大多数都是这种模式的。

不加任何监督和干涉,不附带任何条件,这就难怪亚非拉朋友那时如此热爱中国了。

三十五年前中国所有的对外援助,所占财政支出的比例,都远远超过正常国家。以世界上最富有的美国为例,2004年,它的外援助的总额为400亿美元左右,为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之零点二,只占联邦预算开支的百分之零点九。中国对援助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例,“一五”、“二五”期间为1%多一点,从1963年开始比例逐年提高,到1972年、 1973年、1974年依次为6 .7%7.2%6.3%,远远超过了国力所能负担的程度。

但,在“一将功成万骨骷”优良传统源远流长的国度,领袖的心里,国力能否负担,百姓能否负重,永远是次要的。

 

四、结论

话到这里,要回归主题了:中国被“抬进联合国”的代价究竟有多大?答案是四个字:惨重至极!

中国被“抬进联合国”究竟值不值?这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这里作个事后诸葛亮:“新中国”成立之初,如果不被意识形态弄晕了头一边倒向“苏联老大哥”,与“美帝和世界各国反动派”形同水火,后来又与“苏联老大哥”闹翻,而是象铁托那样实行务实理性外交,作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和地区大国,联合国会很快会恭恭敬敬把中国请进联合国。并取代台湾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然而,由于一连串的重大外交战略决策失误,导致最后只剩下一班搞金钱物资维系“友谊”的亚非拉穷兄弟。当然,吃了拿了中国太多东西的亚非拉兄弟,最后还是喊声“一、二、三”,把折腾得奄奄一息的中国巨人“抬进联合国”了。

平心而论,在“新中国”成立之初,治国经验、外交常识的匮乏,以及两大政治集团尖锐对立的国际大环境等因素,造成极为严重的外交战略失误并非是不可宽恕的。然而作为后人,一定要正视历史、吸取历史教训。如果基于维稳思维,一再强调“毛主席、周总理的伟大外交政策和外交成就绝不能否定!”不但难于得到国人的谅解,类似的外交悲剧就可能随时重新上演。

 

相关文章链接:

《对外援助六十年》

《给商务部、外交部上节外交常识课》

10年援助750亿,美机构称中国援非金额比肩美国-

《中国对外援助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

 

 

本文为转帖,由“没风的早晨” (QQ 33786772) 2013-5-21 11:04:05发出链接: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7296057.html

 



相关文章

    本网站版权归 少昊金天氏苗裔   中国浙江省温州苍南县钱库镇前金   金天豪先生  所有

    浙ICP备11031214号-1
    Powered by OTCMS V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