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泓泾长汀寻故人不遇_泓泾渔夫的博客_少昊金氏世界
首页
到顶部
到尾部
泓泾渔夫的博客

金泓泾长汀寻故人不遇

时间:2012-7-7 17:14:11  作者:  来源:  查看:65  评论:0
内容摘要:一切随缘,做到得无所喜,失无所怨,心无增减。那么,人类就不会因情受伤,就不会徒生烦恼。只要心不受伤,就无痛苦;只要没有烦恼,即是极乐。

 

 

金天氏福建长汀南山寻故人不遇

 

我是少昊金天氏后裔,号泓泾渔夫,网名金泓泾,泓泾渔夫。顺带说一下,历史上,氏与姓,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以下是金某1990年夏季在北京市长城下拍摄的照片。因为种种原因,找不到更为清晰的旧照片,只好以此充数。

这世上有两个人与我长得很像:长子与次子。 



 

金某有一故人,于1989年秋季在江西省赣州市红旗大道4号赣州车站旅社二楼住宿时结识。

俾人为了图方便,到江西省赣州市搞业务时,大都是住在赣州车站旅社,因为这个旅社的对面就是长途汽车站与公共汽车站,那时候车少,公共汽车只有一路车与二路车,一路车从东郊路进城到标准钟再转到红旗大道回到公共汽车总站。二路车则是从红旗大道进城到标准钟转到东郊路回到公共汽车总站。如此而已。那个时候是一九八七年,如今随着城市的发展、京九铁路的开通营运,赣州的公共汽车已经是比较多了。

因为鄙人向来独行,所以,历来都是在寂寞中营生,但也自由自在。

话说这一天是1989年秋季的星期二,过去的星期二下午电视台都是因为例行设备检修而停止播放节目的。

这个星期二中午饭后,鄙人在洗衣服。发现有一双眼睛时不时在注视我。这一双眼睛的主子是个年轻美眉,她的手在旋转房间里旅社的黑白电视机频道调解器。或许是她不知道星期二下午没有电视节目,或许是她一个人闲着无聊,或许是………或许是…………。

她姓吴,名字有好几个,姐妹中排行老七。为了称呼上的方便,我假设她名为阿莲吧。寓意她的心像莲花一般的清净,出淤泥而不染,像莲花一般坚强,虽脱淤泥而出,却清新靓丽。 

鄙人洗好衣服之后,告诉她,今天是星期二。没有电视节目看的。不如到我的房间里来聊天。那时候鄙人闲聊的功夫不怎么好,不过,口语却是十分文明的。

美眉关上她的房间门,来到我的房间,于是,我们开始聊天,不一会儿,楼下有人上来,且一边走路一边聊天。美眉听到后对我说,不要说话,我的老公回来了。于是,我们保持者沉默,相视无言。当然,我的内心,还是有些紧张的。

片刻之后,那二个男人又出去了,于是,我与她…………便有了今天这个帖子。呵呵呵!

之后的日子里,我在这个旅社再次遇到阿莲,她对我总是装着不认识,我呢?也不敢大胆给她问候与她打招呼。

后来,再看到有一个天生丽质、肤白胜雪的绝色女孩与她一起出入,估计十六七岁的样子。于是我问阿莲她是谁,阿莲说是她的大姐姐的女儿!俾人胆小,虽然心里好色,却从不敢露于形色。所以,只敢瞄几眼而已,从不敢垂涎。俾人谨记:色字头上一把刀。出门在外,是为了求财,不是为了猎色,安全第一。

据说,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何况俾人手无缚鸡之力。所以,从来不敢以色胆去包天。

之后,俾人留意起他们一伙人的行当,发现他们十分神秘。既然神秘,我就懒得去管。世界上的人很多,我在外面认识的也不少,实际上毫无用处,既使是多年的朋友,也就是聊聊天而已。无所谓了啦!

我八九十年代在江西省赣州市区,一般一次去只住一星期到十天,最多也就半个月,然后就走了。不像有些人,一个人竟然会住上二个月。

再后来,我又在赣州车站旅社遇见阿莲,看她的肚子挺起,已然将要升级做妈妈了。我与她打了一下招呼,她说,老公也在这里,不要说话,他会听到的。

再后来,我就再也没有遇见过阿莲。

或许是她带孩子要出门不方便,没有再到赣州市,或许是因为这个车站旅社被拆迁、我住到标准钟去离此处很远而无缘得见,或许是……。

再后来,我到长汀县时,想去看看她。但不敢去。之后,想到一个好办法,托朋友的学生带信给她。然而,好办法也不好了。因为,信被退回我了。原因是阿莲家里经常闹矛盾,这位同学不敢把信拿给她。

过了一些年,随着俾人社会阅历的增加,胆子也是越来越大了,俾人亲自到那个村组去巡视,期望能见到阿莲。不过,她家里没人在家,结果是白跑路。

随着俾人朋友的增多,俾人终于在去年底查到阿莲娘家的地址和阿莲的婚姻状况。于是,俾人斗胆给她写信。但却无回音。

去年查到地址之后,本想再次去寻找,因为一个占卜的老先生说,今年找不到的,需要明年端午节前后才能找到。我相信这位胡须已经雪白、年已八十高寿的占卜大师的话,所以去年没有去找。

今年七月一日,俾人因故到三明,于是放手一搏,斗胆到阿莲的娘家去寻找,期望能见上一面

 

阿莲故居

 

到了下村一看,很多房子都木有订门牌号码。于是乎,只好小心谨慎的向人打听。这一天是南山镇的墟天,坐车方便。可村子里没有几个人在家,打听起来还真有些不容易。

绕了几次圈子之后,终于见到一位淳朴的大叔。于是乎向大叔打听阿莲家的所在。大叔说,阿莲离婚已经十几年了,至今没有再婚,她的三个哥哥已经迁居县城,具体地址不知道。这里的房子空着,门前长满杂草。大叔说,阿莲的大姐姐就在本镇里,她家名气不小,只要一问,就能问到的。

于是,俾人返回到镇子里,坐摩托找到阿莲大姐的老家。他们家也搬迁到县城里去住了。还好,阿莲的姐夫的弟弟还住在这里。可他在街上卖猪肉。于是,只好坐在他家门口等待。

这一家人是保密学院毕业的,什么也问不到。刚好,阿莲的大姐打电话来给她的老公的弟媳妇(妯娌),于是让我说了几句,约好在长汀县汽车东站见面。此时此刻,俾人心里十分激动,赞叹自己好运气,竟然与阿莲的亲大姐联系上了。

回到县城,不管怎么给阿莲的大姐打电话、随便由她定地址,阿莲的姐姐与阿莲始终没有出现,甚至于连让我与阿莲在电话里讲几句都不可能。她约我到长汀县汽车东站对面的南廨寺见面,我就在南廨寺大门口给她打电话,她竟然会说没看到我。是她睁着眼睛说瞎话呢?还是她根本就没来,纯属耍我呢?

我是信佛之人,既然来到南廨寺门口,岂有不拜佛之理?于是乎,给她再发信息,告诉她我在南廨寺再等她十五分钟,十五分钟时间,一个长汀县城坐车都可以绕回一圈了。

然后,我进去烧香拜佛。

 

南廨寺前的智慧妙语

 

十五分钟过去,她们仍然没有出现。俾人失望之至,内心深感不悦!所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于是,我毅然决然的去买回家的火车票。

买火车票的运气真好,竟然有个“铁警”拿着三张下铺票来退,我毫不费力的买到了卧铺票,还是下铺。

回到白云宾馆,我想最后一次给阿莲的大姐打电话,告诉她我就要走了,也告诉她我所知道的阿莲的情况。但她还是一味的在质疑我。她问我去哪里,我就不告诉她了。因为,没有意义了。

然后我就退房去吃饭。在吃晚饭的时候,阿莲的大姐来电话,说与妹妹一起来见我。如果是中午,接到这样的电话,我会很高兴。但现在,我已经怀疑她的话了。我告诉她,我等她二十分钟,在西客站对面。

十几分钟后,一辆白色小车驶来,副驾驶座上的女人看右边,司机后面的女人看左边。

我看到了副驾驶座上的女人的殷切期盼的眼光,但我没有看清楚她的脸。既使如此,我也能猜到,这车里的二个人,是阿莲与她的大姐,副驾驶座上的女人一定是阿莲。但是,小车没有停下来,只是放慢速度缓缓而行。我随即掏出手机打去,只见小车停顿了一下,随后快速驶离。阿莲的大姐在电话里说,我们还在摩托车上————她真是鬼谷子先生的高足:“鬼话连篇”!难道这就是“鬼话连篇”这句成语的来源吗?

各位看官,你说她们这是做什么呢?

我是温州人,她们是本地人,她们有必要如此惧怕我吗?难不成我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是为了伤害一个人?还是她们做了多少亏心事而终日惶惶心无宁日?

        我十分纳闷!!!
    在我上火车之后,半夜时分,阿莲不停的给我发信息,后来说愿意见我。可我,火车已经上了,半夜不知道车到了哪里,而且我已经被骗过了,我怎么可能再转回去长汀呢?我只能怪缘分尽了。她呢?要怪,也只能怪缘分,今生无缘了。

        我满怀希望而去,满怀遗憾而归!!!呵呵。

平平淡淡的故事,平平淡淡的帖子,平平淡淡的语言,平平淡淡的人生,平平淡淡的心愿。也请你用平平淡淡的目光,来看这篇帖子。

据说,平平淡淡才是真。所以,你们应当相信,我的心愿虽然是平平淡淡,但却是真的。我只想见故人而已,绝不会有恶意! 

一切随缘,若能做到“得无所喜,失无所怨,得失随缘,心无增减”。那么,人类就不会因各种不同的遭遇而心灵受伤,就不会徒生烦恼。只要心不受伤,就无痛苦;只要没有烦恼,即是极乐。

曾经系念二十几年,但终归是缘尽了,不可能再相见了。留此帖子,作诗一首,做个纪念:
    水秀娇莲吴七连,夏村南山镇大田,金子入湖鹏成鸡,长汀举河飞龙岩 。

少昊金天氏·泓泾渔夫

共和壬辰年五月十九     西元201277

 

(郑重声明:如需采用本文,必须事先征得本人许可,并说明出处。擅自采用者、剽窃本文者,必得业报。谢谢合作!   泓泾渔夫 

   

 
 

我的QQ号码(非缘勿加):
  曾经沧海难为水: 1714622710 (手机:13693260339)

  

  



相关文章

    本网站版权归 少昊金天氏苗裔   中国浙江省温州苍南县钱库镇前金   金天豪先生  所有

    浙ICP备11031214号-1
    Powered by OTCMS V2.2